彩票娱乐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桃李芬芳>>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2018年全市中小学生暑期阅读征文获奖作品选登(七)——右手为诗

右手为诗

    ——读《余光中诗集》有感

2017级  高二茅以升(1)班   赵雪儿

 深夜里,慢慢读余光中,时而绮丽恢宏,气势若剑,时而温婉熨贴,轻缓动人。我以为,只有这样静谧的长夜,才能读出诗句的感情,尤其是余老作品那一泻千里的奔腾。

《乡愁四韵》是一缕染满忧伤的芬芳吧。

带着长江的浊浪、海棠的红装,带着雪花的洁白、腊梅的清香,一位老人流尽了思念的水,那水是滚滚而落的泪,妆成了归家的颜色,却无奈身处异邦。当冰雪满地、梅花怒放的时候,他想起踏雪寻梅的旧例,却只能只身一人望着大地和苍穹幽幽而叹。在他看来,“酒一样的长江水,是乡愁的滋味”,“血一样的海棠红,是乡愁的烧痛”,“信一样的雪花白,是乡愁的等待”,“母亲一样的腊梅香,是乡土的芬芳”。这样的句子,将原本怒吼的江抚成一湾温柔,将燃烧的火红制成一帘伤痛。“诗言志,歌咏情”,当中国古典的意象糅进了浓厚的哀愁,便恰似一江春水,缓缓东流。

右手为诗,好似沸水陈叶的浓茶,好似悠远浑厚的钟声,是思,是恋。

《民歌》,那音调如同视听盛宴的绝响。

从粗犷的北方一直连接到南海的,是飞越天堑的自由,是热血沸腾的偾张。那位老人用黄河的肺活量,用长江的鼻音,用体内的红海来呼啸,用A型O型来礼赞,那是胸腔积攒了数千年的力量啊,这一吼生生贯穿了中华魂——“风也听见,沙也听见”“鱼也听见,龙也听见”“醒也听见,梦也听见”“哭也听见,笑也听见”。老人那厚重而又热切的目光,穿透了汉隶小篆,穿透了诗经天文,穿透了高原平川,从河姆度的瓦盆开始,一直留着巨龙踏过的足迹。

右手为诗,犹如款款的唐代仕女,犹如抹不云的刺青文身,是情,是心。

在《寻李白》的过程中,余老又融进了一个又一个重要的典籍:要求高力士脱靴磨墨的霸气、温一壶月光下酒的豪情、朝辞白帝千里江陵的洒脱,葛洪那道袍翻飞的背影,是满月透明的水晶,是舳舻千里的航程。青莲乡亦或碎叶城,究竟哪一个承载过你的仙名?“二十四万里的归程,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每次读这首诗这句话,总是不敢有丝毫的闪失,正襟危坐,点亮青灯,感受谪仙人的傲骨,体会余老的诗风。“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接你回传说里去”,或许他就是以揽清风抱明月的自由,成就了乱世的梦。

笔耕不辍,漫漫长路终无尽头。黑暗中,他也化作了谪仙,也学着李白拿起空空的酒杯,对着月亮呐喊:“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酒一样的长江水,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一杯乡愁饮下,醉倒在时光里。

右手为诗,仿佛冷冽的沙场刀剑,仿佛激动的战场号角,是忠,是真。

连战争都能写成风景的,怕也只有余光中老先生了吧。

短短的《春天,遂想起》展现的亦是一张活泼的面孔,一幅跳跃的画卷。读起来,首先让人想到的是白居易的“风景旧曾谙”,然后是“蚕月条桑”,然后是《汉乐府》中“鱼戏莲叶间”……其中穿插的杜牧和苏小小、吴越之战竟丝毫无法让人感到紧张。脑海中范蠡西施的爱恋,秦淮八艳的风情,沉沉浮浮的轮回,从始至终都是绵软的,熬成一地伤心的红豆。诗中一句“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的江南,想起太湖滨一渔港”细致入微地划开圈圈涟漪,的确是一道风景。一会儿置身于秦淮河,一会儿走进了西湖底,那样酒旗纷飞的时节,满目桃花灿烂。

右手为诗,就是娉婷的江南小妹,就是朦胧的烟雨水乡,是忆,是盼。

梁秋实曾评价道:“余光中右手为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原本我以为他只静默成一支鸢尾或一滩烈焰,可如今却发现,细腻的吴侬软语,豪迈的李杜华章,真挚而又深沉的思乡呢喃,竟都出自于同一个名字——余光中。

在缥缈的大陆对面,余老就如一位时时驻足观望的流浪者。流浪者在历史的扉页中留下他的的足迹,希望那皎洁的月亮能把他的乡愁传达。多少个日夜,他都做着同一个梦,梦到自己能拥有一张窄窄的船票,来到日夜思念的土地。“举杯销愁愁更愁啊。”他在梦中自语。然而梦终究是梦,醒来唯有清泪满衣裳。游子深情的顾盼,是一曲清婉而柔美的横笛之声,他已经错过了太多,与太多想珍惜的人相隔一湾浅浅的海峡,可就是偏偏不能再有一步的接近。   

悠悠,心影碎。凄凄,愁几许?戚戚,白首离。

时光,这物理上的标量,终究把他从历史的长河中唤醒。一路流浪,他用手绘的黑白琴键奏出属于自己的人生乐章。

余老的一生写满了光辉与荣耀,各个大学争着聘他为教授,尊敬他为学者,然而真正触动我心底的,还是他的乡愁与他笔下的青莲居士。我早把他看做与李白一样的人,一样用一支笔,偏执地追求着梦的流浪者。

那么就让他的诗歌,作为文学史的奇葩永恒绽放吧,而我将会用走过的岁月一遍遍去揣摩这位诗坛最后守夜人的绣口锦心。

(该文获2018年全市中小学生暑期阅读征文一等奖  导教师  张梅)

 

 

 


【字体: 】【打印文章